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威尼斯人线上娱乐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威尼斯人线上娱乐

威尼斯人线上娱乐:阿根廷危机 "恶债"专家:华盛顿共识让拉美负债

时间:2019/1/3 9:57:11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16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 澎湃新闻记者在2018年11月中下旬的2个星期中,走进了危机下的阿根廷。  2018年,将写入这个国家的历史。这一年,阿根廷比索对美元汇率腰斩,阿根廷成为拉美地区继委内瑞拉后通货膨胀最为严重的国家。  这个时期的阿根廷汇率虽不再像8月般剧烈变动,但汇率贬值造成的影响已迅速蔓延...
  澎湃新闻记者在2018年11月中下旬的2个星期中,走进了危机下的阿根廷。

  2018年,将写入这个国家的历史。这一年,阿根廷比索对美元汇率腰斩,阿根廷成为拉美地区继委内瑞拉后通货膨胀最为严重的国家。

  这个时期的阿根廷汇率虽不再像8月般剧烈变动,但汇率贬值造成的影响已迅速蔓延,物价纷纷上扬,露宿街头的人随处可见,民众走上街头……

  澎湃新闻记者走进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、第二大城市科尔多瓦和北部城市萨尔塔,采访了政府高官、参议员、国会顾问、地方官员、企业主、普通民众、探戈演奏者……

  此外,还深入刻画了四位民族主义者。拉丁美洲是世界上自然条件最优越的大陆之一,也是人民最穷困的大陆之一。在他们看来,拉美的历史也是关于掠夺的历史。

  澎湃新闻此次采访范围涵盖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决策各层面,形成《探戈的变奏:阿根廷危机镜鉴》系列报道,旨在呈现危机中的阿根廷之全貌。鉴于眼下中国经济增速放缓,全球化出现逆流,阿根廷的危机或可为中国之镜鉴。

  Alejandro Olmos Gaona是阿根廷的“恶债”专家,现在担任阿根廷的国会顾问,他曾做过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的高级顾问。

  他的家族1540年就从西班牙来到阿根廷,是阿根廷最早的一批移民,从祖先到现在产生了众多拉美地区的政要。他的父亲在世时,就以书写阿根廷历史为己任,一直延续到1983年军政府独裁统治时期。


  Alejandro Olmos Gaona家族1540年就从西班牙来到阿根廷,家族成员中产生了众多政要。 澎湃新闻记者 蒋梦莹 摄

  他与他的父亲一样,对国家债务尤为感兴趣,在他们(二人同名)看来,债务能够反映出一个国家的历史进程。

  2007年,Gaona被任命为厄瓜多尔债务审核团的成员,此后他担任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的顾问,而科雷亚也是拉美左翼领导人的代表人物、曾经庇护过阿桑奇。Gaona跟随科雷亚去不同的南美国家访问,也与玻利维亚、委内瑞拉等国家分享了他所研究的关于债务方面的思想。2013年,Gaona被任命为国际交流审核团的成员,在Gaona看来,当前的世界强国正以经济手段来控制周边国家的经济发展。


  厄瓜多尔前任总统科雷亚。2007年,Gaona被任命为厄瓜多尔债务审核团的成员,此后他担任厄瓜多尔总统科雷亚的顾问。

  Gaona认为,阿根廷最大的问题和危机都是负债所造成的。阿根廷几十年来一直债务累累,把资源投入在支付债务和利息上,因而无法把资源投入到国内的投资。

  何为恶债

  “恶债”(Odious Debts)理论起源于1898年美西战争之后。

  和平谈判期间,美国主张和古巴都不必为殖民地统治者的债务负责任,尽管西班牙从来不接受这一主张,但还是在巴黎条约之下担负起了古巴的债务。

  虽然法学学者仍在充实恶债理论的细节,但这一理论至今仍然没有得到国际法律社会的认可。

  经济学家迈克尔·克雷默(Michael Kremer)和希玛(Seema Jayachandran)主张建立一个独立的机构评估制度,并宣布非法政权造成的主权债务是“邪恶”的(Odious),因此政府没有义务继承。

  二战结束后,阿根廷的外债主要“崛起”于军政府独裁,也就是“肮脏战争”时期,此后的几十年里,阿根廷都因为永远无法清偿的外债而积重难返。

  “阿根廷现在需要动用太多资金支付美元的债务利息,根本没有办法把资源和资金用于投资。”Gaona说。

  20世纪90年代,阿根廷政府将众多国有资产出售给外国资本,如阿根廷航空公司、石油公司YFP等。这些运作不仅有华盛顿共识的支持,也得到了IMF的支持,也得到了世界银行、美洲开发银行、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多边机构的支持。

  “1992年到2000年阿根廷的欠债情况不断激增,政府一直不断地把资源往外输出,外国银行成为国家机构的主人,欧洲和美国的外国公司也成为阿根廷内部公司的新主人。”

  2001年出现很大的经济危机,2003年新政府上台开始重新整顿经济,重新安排国家债务。可是,在Gaona看来,除了经济整顿外并没有做出很大的改变。阿根廷航空公司还是在外国人的手中,债务还是在持续增长。阿根廷仍是一个农业出口国和矿物开采国,始终摆脱不了以农业等大宗货物出口为生的现状。于是,政府开始大量印钞票而造成严重的通货膨胀,并在统计上造假,让别的国家认为阿根廷并没有通货膨胀。

  华盛顿共识就是让拉丁美洲负债

  对于华盛顿共识,Gaona的看法是,这个政策从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了,目的就是让整个拉丁美洲负债。

  “我对梅内姆做过研究,他当选时国家正从超级通货膨胀中走出来,他竞选时对人民发誓说会给国家带来巨大的经济发展,这个巨大的改变就是阿根廷一些国产公司私有化,还有巨大的欠债。这个总统所说的生产革命其实就是把巨大的利润转给外国人,所以这十年内也使国家负债增加到8000亿美元。”

  Gaona认为华盛顿共识通过改革阿根廷的劳工法,对外资公司的审核更为弹性化,迫使拉丁美洲开放对美国的市场,迫使阿根廷继续成为以出口大宗商品为主的农业国。他们走的路线是削弱国有企业的重要性。

  Gaona搜集到的证据表明,IMF和世界银行所发出的密函显示,阿根廷承诺要将国有企业都卖掉。

  Gaona与父亲同名,他的父亲Alejandro Olmos一直工作到1983年才停笔,虽然军政府在他父亲停笔不久后就倒台,但是他的父亲身体已经很虚弱,耳朵也失聪了,无法将研究再继续下去。

  Gaona父亲的研究发现,在整个军政府时期,美国福特公司参与了军政府的独裁政权。军政府时期外债失控一案也得到了立案。可是,就在他2000年6月离世几天后,联邦法官以上诉时限到期为由,豁免了涉案的军政府成员。联邦法官称,他们(指军政府涉案人员)已向人民表示了歉意。

  Gaona无奈地说,在阿根廷要进行有关政治和经济组织的研究,是非常困难的。

  因为国家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其中的“秘密”,现在的法官拒绝调查现任政府和政治上表现活跃的经济机构。从报纸上就可以看到,法官就是调查一些小案子,真正大的政治家的“盗窃案件”没有人在研究。

  “司法不想研究是因为政治的压力,要是研究就会涉及到很大的利益,涉及到国家和国际礼仪,尤其是美国这样的外国金融机构如何影响国家的运作。阿根廷历年来就是屈服于美国巨大的经济权威之下。”


  Gaona在他位于国会的办公室中。 澎湃新闻记者 蒋梦莹 摄

  Gaona家族历代大部分都是政治家和学者,他的两个曾祖父曾经是巴拉圭的总统,其中一位不仅是政治家也是一名学者。Gaona在曾祖父家看到关于历代祖辈们的照片,从小就感到非常自豪,希望能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在他的家族中,有总统、部长、外交官、作家、省长、参议员。他在家中6个兄弟姐妹里排行第一,这一辈中也只有他追随了历代家族成员的脚步,继续在政治和经济界做研究。现在他的目标是继续研究阿根廷政治,尤其是关于为什么阿根廷仍在继续败落。

  在阿根廷,像Gaona这样的老派西班牙移民家族多为传统的天主教信徒。他不仅研究阿根廷,也研究过西班牙中世纪的历史,包括天主教传教士在南美的故事,他还曾经出版过一本关于传教士的书。

  他自己是9个孩子的父亲,有从事艺术的,也有从商的,还有一个儿子在马克里政府旗下工作,他在家里也非常拥护政府,但Alejandron自己是无党派人士。直到看到他的第九个孩子—最小的女儿也喜欢研究,他认为这个小女儿会继承家族的衣钵。“我看得出来这个女儿以后会走我的路,因为她很喜欢研究,她已经研究了有关贫穷、哲学和其他不同领域的知识,她还有志于在大学时学习法学。”

  当前的政府与危机

  Gaona的研究表明,马克里家族是1944年从意大利南部到这边来的新移民,在军政府时代承包政府工程挣了很多钱。

  “阿根廷人不是不知道有这样的情况存在,但他们是非常安逸而又容易满足的,虽然知道马克里家庭有问题,却并不了解深层次的原因。”

  前任总统克里斯蒂娜在Gaona看来也并不“干净”。


  阿根廷人的日常 澎湃新闻记者 蒋梦莹 摄

  她最大的败笔就是贪污,“实在是太明显了,有一些在10年前完全默默无名的人到现在有了船只和飞机。”

  2018年1月,阿根廷《国民报》记者收到了一个装有8本笔记本各种发票、照片、录像等文件的密封箱子。在这些普通学生使用的廉价笔记本中,详尽记录了2005年至2015年间,阿根廷数名商界领袖如何向规划部官员行贿,以换取利润丰厚的公共工程项目的点点滴滴。这些笔记本的主人是阿根廷前规划部副部长的司机。

  随着调查的展开,截至2018年12月,前任总统克里斯蒂娜和她的丈夫、现任总统马克里的父亲与哥哥均涉案。据《国民报》估算,这桩贪腐案的总涉案金额可能高达5600万美元(约合3.85亿元人民币(6.8713, 0.0093, 0.14%))。

  作为一名债务专家,Gaona对阿根廷的债务状况感到忧心忡忡。“马克里执政的短短三年中,阿根廷签下来的债务是有史以来从未有的。阿根廷无法偿付,于是就需要向IMF求助。这些债务会导致阿根廷陷入难以挽回的危机。不止如此,央行行长将利率定得太高,没有一个国家的银行能够让人民负荷这么高的利息。”

  现在央行做的不是付国债,而是付央行内部财政方面的债务,央行的处境会非常的困难。政府在外面所说的是一回事,但是实际的经济数据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
  “一个很好的例子是,2017年的预算案显示,2018年的通货膨胀会在10%左右,但今年通货膨胀是在50%,预算说比索对美元今年的汇率会是19,但是却到了37。每一个预测的重要参数都改变了。”

  Gaona也很担忧高利率对阿根廷实体经济的打击。

  “投资者第一意愿就是买美金,在阿根廷美金是最稳定的硬通货,所以大家用比索买美金,央行为了不让大家买美金,于是发行高利息的债券,把利息调高,可是这个政策完全没有效果。为什么?因为投资者对国家没有信心,这个国家没有任何实业,投资债券反而比工作得到的收益更大。简单而言我们是投机型的经济,而不是一个投资型的经济。”

  阿根廷是个独特的国家

  “阿根廷有很多劳工法,是个很独特的国家。所以不能像管理企业一样来管理。”



  阿根廷国会,也是民众运动的首选地。 澎湃新闻记者 蒋梦莹 摄

  Gaona介绍称,阿根廷有很多民众运动,也有很多工会,但是他们的力量是分散的,每一个工会都有自己的计划。不仅如此,政府也会跟每一个工会私下秘密洽商,导致力量更为分散。

  “为什么阿根廷会如此分裂?”

  “可能因为阿根廷大部分是西班牙人的后裔,西班牙本来就是个人主义很强烈的国家,一方面有历史的遗传因素。在阿根廷组织一个工作团队是很难的。阿根廷跟中国不一样,中国政府有一个政策,大家都跟着政策一起走。可是在阿根廷,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的计划,没有一个所谓的国策。庇隆总统在的时候大家看起来比较团结,可是之后每换一个政府就归零了。”

  对比阿根廷和中国,Gaona认为阿根廷最大的问题是不团结,中国虽然也有很多困难的地方,可是大方向是清晰的,至少每个中国人心里都知道要往哪里去。但在在阿根廷却没有。



  庇隆第二次连任失败后,历任政府持续时间都不长。美国时代杂志称阿根廷为失败的民主(封面人物为1956年接任庇隆的总统阿图罗·弗朗迪西,封面背景为庇隆)。摄于科尔多瓦市博物馆 澎湃新闻记者 蒋梦莹

  “美国媒体在庇隆时期结束后发文说,阿根廷的民主是失败的,你同意吗?”

  “是的,虽然对此我感到很伤心。”Gaona毫不犹疑地答道。

  “阿根廷曾是很靠前的国家,有很先进的核能,核能曾经卖到过欧洲。但是这个国家在经济方面却是如此脆弱,经济就停止在那了。作为一名政客,我对阿根廷和南美政治很了解。我觉得非常失望。1900年时,阿根廷确实是世界排名第五的国家。可是30年前美国人就预言阿根廷是一个无法再前进的国家。更让人痛心的是, 美国人说的是对的。”

相关评论

本类更新

本类推荐

本类排行
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威尼斯人)
黔ICP备15002600号-2